懒到极点

极度佛系,尽量满足各位的更文的要求,开车除外,主曦瑶,然后all瑶。

我的微博好像全崩了,所有发链接的文的自动删掉了,微博也用不了,求求哪位大神能救救我?

点梗曦瑶下

人物ooc的有点严重,特别是姐夫。




洗白瑶瑶




  





      “蓝曦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金子轩从树后走出,就看到了蓝曦臣抱着金光瑶的样子。



        他下意识的就以为是蓝忘机告诉了蓝曦臣,更是气愤。




        “我以前一直和阿瑶住在这里,我自是知道如何来此处的。”蓝曦臣抱着金光瑶,抬头看向金子轩。






        “你为什么会住在这里?”金光瑶不曾提起过蓝曦臣和他的事,所以金子轩并不知道。但他觉得,蓝曦臣和金光瑶签订的那个条约一定有很大的关系。



        蓝曦臣将他和金光瑶的记忆告诉了金子轩。“还请金公子能让我带走阿瑶。”他说着,拥紧了金光瑶。



       他看出金子轩的想法,他也看出金子轩对金光瑶的维护,他觉得如果不过了金子轩这一关,他是不可能带走金光瑶的。



       他知道了这一切不过是金光瑶设的一盘棋局,一局和神的赌博,赌的是他对他的信任。



        “呵!难怪阿瑶会这样糊里糊涂的就答应了这样的条约。两次啊!阿瑶两次都是因为你才会这样!”金子轩嘲讽一笑。





        “我……我当时没预料到他们会拦住我,然后派人假扮我,所以我没能阻止他们。”蓝曦臣低垂了眼眸,眼中满是愧疚。




        他先是不知那些神会这般阴险,没能拦住那些神让人假扮他欺骗阿瑶,后又错信别人没能信阿瑶到最后,杀了阿瑶。




       都是他愚蠢,不然以阿瑶的智慧,他怎会落到这般的凄惨的地步。




        “那今生呐?!没有预料到聂怀桑会喊那么一句话是吗?然后不用阻止别人了,直接自己动手是吧!”就这样一个回答金子轩是不会原谅的。




        “我……我……是我的错……”蓝曦臣白了脸,无话可说。




       江厌离从树后走出,“蓝宗主,现在带走阿瑶,对谁都不好,何不如让阿瑶留在这呢?这样我们还能照顾他。”她柔声说道。



       


       蓝曦臣不愿放手,搂紧了金光瑶。





       谁知,蓝曦臣怀中的金光瑶竟然醒了!





       他一挥手,蓝曦臣竟晕了过去!




   

        这一突变惊到了金子轩和江厌离。





         “阿瑶!你在干什么?你怎么醒了?”






         金光瑶环着蓝曦臣,嘴角微微的笑着,丝毫没有被他即将失去自由所影响,反倒比原先更真实。




       “二哥没有背叛我,这已经足够了,大不了就帮他们一直守着这道封印,这原本也是我出生的指责所在。”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过金子轩他们听,又像是说给蓝曦臣。





       “阿瑶!他就这么好吗?值得你放弃吗?十世的努力就这样放弃?!你要不舍的,那我来帮你好了。”金子轩恨不得马上摇醒在他看来非常糊涂的金光瑶。





       “值得。他教会了我所有,我的所有都和他有关,我怎么可能会让他受伤害呢。多谢兄长,麻烦兄长这么多年一直躲在这里了。尽管很抱歉,但我还想麻烦兄长一件事。”金光瑶抬头看向他们,笑容中带着不容拒绝。






      “麻烦兄长帮我消除他的记忆,然后你们带他一起离开这里。还有,不要为我向再世人辩解,就这样挺好的。”



    


         “你!那你呐?!一个人留这里吗?不可能!我现在杀了他和聂怀桑,他们还能转世,可你还有再一次的轮回吗?!你只有十世的机会!”金子轩太阳穴处的青筋暴起,江厌离也红了眼眶。



   





        “阿瑶,一定还有办法的,不要就这样轻言放弃,好吗?”江厌离哽咽的劝道。





        “兄长,大嫂,不用再劝了。我已经被发现了。还是很感谢兄长和大嫂一直帮助我,一直陪伴我,还教会了我…亲情。我这一世,不留遗憾,真的。”金光瑶轻声一笑,不见慌乱,不见遗憾。





        金子轩的态度明显软化了一点。





            “哥哥。”轻轻的声音,满含着恳求,让人不忍拒绝。





        金子轩闭了闭眼,平复了好久,叹了一口气,“好吧,我答应你,不过若是他想起来,就不关我的事了。”





        “多谢兄长。”没有过激的语言,仿佛他早知道金子轩会答应。












       古树上的微光似乎黯淡了些,周围又是一片寂静。




        条约的力量逐渐在他身上显现。一层淡金色的光圈罩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




        他出不去,也没人进得来。




        他独自一人,被囚禁在这里。





         无人记得他,无人会来找他。








       迷迷糊糊间,他仿佛听见,“阿瑶,这么睡着了?起来吧,和我一起离开好吗?”


















结局BE,还是HE看个人理解啦。





终于写完了点梗了。





讲个悲剧故事

不懂的怎么交流的我终于找到了同类

九庚宸:

是的我也是这样啊
感觉自己要是能再会叭叭叭一点就好了


宿柳:



1.喜欢的太太给你留了评论




2.于是你像嗑了十瓶脉动一样点开回复输了三百字表达爱意




3.不 不敢回




4.删掉三百字 换成谢谢太太 爱你!!!!!!!!!!!!!!!!




5.删掉大部分感叹号




6.发现已经过了一小时




7.自暴自弃删掉打好的文字




8.WHATEVER




9.人间不值得




---------




1.有天使给你留了评论




2.你:这是天使吧??




3.不行 我要夸夸抱抱亲亲




4.真的不会被嫌弃吗????




5.发个颜文字试试看??




6.那样不就暴露是个语废了吗




7.人间不值得




-----------




以第二人称写的自己




猛男落泪




..回复评论是需要勇气的






我gay里gay气的高中!!!

我以为在初中是我腐眼看人基,看男生都是gay  gay的,但我现在发现。。。。。。。。。。。不是这样的。


我班里的男生就是gaygay的。



我以为就是我班里是这样的,但我发现。。。。。。。。。。。。。又不是这样的。


全校的男生都是gay  gay的。


运动会那天,高二一个班在开幕式的表演结束下场的时候,高二一个穿特警衣服的拿着枪的小哥哥牵过穿熊本熊的小哥哥的手!!!!!牵着他一直到下场才松开!



然后还有!穿!女!装!


还是高二的,穿新娘装!



激动!!!!





我看到了曦瑶的脑洞,就那个牵手的那段。

点梗写不完,和中秋的文在国庆一起补回来。




作业使我疯狂


脑洞

先说清楚,我第三篇的脑洞是看一位大佬的序章想出来的,一开始的曦瑶的片段是按那位大佬的文来的。

只是我不记得是哪位大佬的了。

所以在这里说一下,然后求一下版权,

随便求一下文。

之前忘了写了。

这个可以看作是大佬的那篇文的同人。

希望大佬能同意。



http://xiyao074.lofter.com/post/1fa00b64_12aaab698

脑洞链接

点梗曦瑶中

ooc




洗白阿瑶




前文末尾刚刚又补了一点,也没什么重要的,让剧情更通一点。以及前面瑶瑶要杀的人里补了蓝曦臣。
















        这一世,他已是第十世,度过了这一世,他就可以自由了。




      可惜造化弄人。








         金子轩和江厌离看着他,静默了好久。






       “阿瑶,你……可怜你了。”江厌离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叹了口气。




        说他命不好,可他诛杀了神,又随心的活着。




        说他命好,却没人真心待他,要么利用,要么害怕。




      “阿瑶,这一世你的任务是什么?为什么我们会死?”金子轩冷静了下来。




     “.......杀一些指定的人。”金光瑶苦笑一声。若是知道感情是这样的,他定不会答应那些条件的。




     “那些人中有我和阿离,有一些其他你亲近的人,还有,蓝曦臣是吧。”肯定的语气让金光瑶不由的有些害怕,害怕他们因为他的事而要被迫死亡,然后会因此讨厌他。




       丝毫不见当年一剑斩灭所有神的冷酷无情以及无所畏惧。




       有些东西,一旦尝试,就不想再放下了。他不想放弃任何一丝感情。




    “阿瑶,你又在瞎想。我们会帮你的,不要害怕。”江厌离看出了他的想法。




        金子轩在一旁也说道:“就是,你一天到晚在瞎想什么!你可是我的弟弟!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还有一点你以前的样子吗?”




       “多谢兄长,大嫂!”金光瑶开心地笑着。




         只是此时,谁都不能预料到之后的事。




         当下,他们决定假死,最后都藏在黄泉下那棵古树处。唯一一点遗憾就是他们不能陪着金凌了。金光瑶为此也犹豫过,可那些神催的更紧了,他们不得不这样做了。




        因为黄泉没有任何一个神能进入,也没有一个神能探测到里面有什么,就连之前的那个神,也不过是恰好金光瑶从黄泉下出来了,这才才遇到了。所以黄泉是最安全的地方。




           也就有了之后的一切。




         




    








           魏无羡是献舍的,算是死过了。




           聂明玦爆体而死,虽然后来又清醒了,但也算死过了。




          薛洋死了,被他安排为鬼差,可以在鬼界和人界任意穿梭。




          这些都是条约的漏洞。




         只不过他先利用了罢了。
























回忆结束






      “子轩,如今阿瑶昏迷不醒,那些人会不会直接判定阿瑶失败了?”江厌离担忧的看着金子轩。




      “之前我出去救回阿瑶的时候,无羡和阿澄应该认出来了,我们可以去找他们商量商量。希望那些神能够遵守他们所说的,在阿瑶轮回期间不会一直关注或者参与他的事情。也希望他们没注意到我救阿瑶时引起的空间紊乱。这样我们还能用他选择沉睡换来的时间再想想办法。”金子轩一脸凝重。




      “若是无法,我不介意做一个恶人,替阿瑶铲除蓝曦臣!”




       “子轩。。万一阿瑶不想呢?”江厌离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




       “。。。。。。”一片的寂静。




      “他不愿意,那我就能看着他,看着我的弟弟,这样受人所控吗?阿离,蓝曦臣不值得。”金子轩没有暴怒,但他的声音却很轻和无力,仿佛害怕惊醒金光瑶一样。










        










      “江澄,那个声音是不是金子轩。”




        在观音庙事件过去第二天,魏无羡就带着蓝忘机来找江澄。




        江澄看了他和蓝忘机一眼,“是,那是金子轩的声音。后来,他传音告诉我他今天会来找我。”




        “他。。他不是死了吗?如果他没死,那么师姐是不是也没有死!”魏无羡明显有点激动。




        “我怎么知道。对了,这事先不要告诉蓝曦臣。”




        “为何?”蓝忘机这次主动开了口。




         “金子轩特意说过,不要叫蓝曦臣。”江澄皱着眉回道。




          蓝忘机皱眉,却也选择了不说。






         晚上,江澄,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等在房间里。




         突然一个黑洞在房间里出现。




         他们有些警惕的看着那个黑洞。




      “还不进来?愣着干什么?难不成我还会害你们不成。”金子轩的声音从黑洞里传来。




      三人略有些惊讶。随后,魏无羡就急急的跨了进去,蓝忘机紧随其后,江澄拿起他捡起的那根绳后,也跟了进去。




      跨进黑洞时,却感到了一阵刺骨的寒意。一阵漆黑过后,眼前出现淡淡的光亮。


  


      随后他们看到了金子轩和江厌离。




     两人正坐在石桌前。




   “阿姐!”“师姐!”




       魏无羡和江澄都奔了过去。




    “阿姐,这是怎么回事?金……姐夫为什么要救金光瑶?”一阵寒暄过后,江澄拿出那根绳,放在了石桌上有些疑惑的问着。




       “阿瑶是我的弟弟,我为什么不能救他!”金子轩皱着眉回道。



         江澄皱了皱眉,眼中的神色惊疑不定。



        魏无羡就直接说了出来:“那是金光瑶!你说是你弟弟!他可是间接害死了你的人!他是不是说了什么骗了你们!”牵扯到江厌离,魏无羡就有点过激了。


        “阿瑶没有骗我们,他也是有苦衷的,阿羡,我们根本没有死过。”江厌离出了声。


       “金光瑶能有什么苦衷?”



        金子轩看着他们,皱了皱眉,说:“虽说阿瑶对你的死有推波助澜,可他对你的重生也是有很大帮助的。不然莫玄羽怎么那么轻易的就能进入阿瑶的密室里?”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旁的蓝忘机也看向了他。



       金子轩就告诉了他们金光瑶所有的事和打算。




      听完后,三人都沉默了。




      他们还不能立刻接受。




       静默了很久。




    “那金光瑶人呢?”江澄第一个出声。毕竟他是这三人中和金光瑶恩怨最少的一个人了。




      金子轩看了蓝忘机一眼。随后起身一跃至那棵古树上,抱下了一个人。




       金光瑶还是原来的那副模样,只是双眼紧闭。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一直昏睡?”江澄皱着眉,开口问道。他不是被金子轩救走了吗?怎么还会这样?




      “他以沉睡为代价,让上面的那些神暂时不能知道他的轮回已经结束。你们不必多言,只是知道即可。”




        金子轩最终还是没和他们说他可能要去杀蓝曦臣的事。




        江厌离很纠结,但最终选择了不言。




        她也想让阿瑶活着。更何况,子轩也不一定会去杀蓝曦臣,不是吗?






        金子轩把金光瑶放在了他以往常躺的地方——那棵古树的两根枝干间。厚实的树叶遮住了他的身影。




         想让他像往常一样在树上躺着,一会就会醒来继续和他们聊天。




          


        


       




        在众人不知道的地方,金光瑶其实是一直在做梦的。




        “你是哪个神?怎么能够进入黄泉?”金光瑶感受到身后有一股不属于这里任何东西的灵力出现。




            这是神界派人来围剿的时候。




        “我叫蓝曦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进入黄泉。”蓝曦臣歉然一笑。


          


          那时,金光瑶还没有感情,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笑。




         蓝曦臣看出来了,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为什么会来这?”


      

     

         “我触犯了一些神的利益,他们不乐意了自然要处罚我。”


       

      

       “那为什么要罚你到我这里?”


       

         

       “这里是神认为的……不干净的地方,把我罚到这里,是他们认为对我最坏的惩罚。”


       


        “那你怎么想的。”明明是问句,金光瑶却说的极其平淡。



       

     “我到觉得不错。”蓝曦臣笑着回道。


       “这里可是有棵上古神树,又有一个绝世美人,这怎么能算是惩罚呢?”蓝曦臣不知从哪拿出一把折扇!笑着说道。



      

       “你们还在围剿我,你怎么就开始夸赞我了。莫不是想,在我放下戒心后,一剑杀了我吧。”金光瑶转过身,继续看着那道封印。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想杀你呢?”








        “你在看什么?”



      

       蓝曦臣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他们不聊天时,金光瑶就一直看着那处。可他更希望金光瑶能多看看他,多笑笑。他喜欢看金光瑶笑。



     

        “没什么。”



        “阿瑶,你还不相信我吗?”




        金光瑶看着他,不由的开始发呆。



        若是我放出了“恶”,那这样的人也不会变坏吧。




       可真是一个霁月风清之人。




        还是不要毁了的好。



        毁了,谁能再陪我啊。




         “这是“恶”。”



         “!!!!”蓝曦臣被惊到了!



                  

          “阿瑶!你之前……是在想把它放出来是吗?!”蓝曦臣惊惧不定的看着他。



           金光瑶很讨厌这样的眼神,心中没由来的产生一种烦躁的感觉。“是,我之前是有这个想法,可现在没有了。你来之后便没有这个想法了。”




       “嗯?因为我?为什么会是因为我?”蓝曦臣有些疑惑,欣喜却在内心蔓延。




       “……我不知道为什么。”金光瑶只是按照他最初的想法是什么就说什么,他还不懂得掩饰。“你会信我吗?”



   

        他一生下来就什么都懂,唯一感情,他不知道。




          “我当然信阿瑶,我会一直一直,甚至永生永世的相信阿瑶的。”蓝曦臣自然是非常的高兴。



       此后,蓝曦臣越发亲近金光瑶,话说的也更多了。




       金光瑶觉得他讲的新奇,自然不会嫌弃。







      可一天,蓝曦臣说他要回去,说服那些神不在发动围剿。然后他就会回来,和金光瑶一直待在一起。



       金光瑶答应了。只是在蓝曦臣走的时候,心里有点闷。他不懂。




       果然,围剿停了。





       可蓝曦臣却没回来。




       神提出要满足他的所有要求。




       他看见了蓝曦臣,他正向他走来。



      

       他想要感情。



       这样他和蓝曦臣在一起时就会更加好了。




        随后条约形成。




        蓝曦臣却不见了踪影。




       那时他不知道他的心情怎么形容,可现在他懂了,那是愤怒,是被背叛的愤怒。




       可是他却不懂,既然蓝曦臣都已经背叛他了,为什么他在轮回时还能遇到他?他似乎不认识他了。




         为什么他要再抛弃他一次?




        




       古树上,金光瑶的眼角留下一滴眼泪,滴露在裸露的树根上,长出了一朵彼岸花。



        细看周围,竟都是这样的彼岸花。



         有几朵已经成熟的彼岸花飞上了古树,印在了金光瑶的衣服上,又是一朵鲜红的活的彼岸花。










       人界





     寒室







       蓝曦臣躺在床上,冒着冷汗,双目紧闭。




        “不!不要,!阿瑶,不要答应他们!不要相信那个人!不要去!阿瑶!!”




         蓝曦臣瞬间惊醒。




         他愣了一下,然后翻身下床,拿起外衣便急急的跑了出去。















       黄泉下




       一道白光闪过,蓝曦臣便出现在古树下。



       他飞身至古树上,看到了沉睡的金光瑶。



       他抱起了金光瑶,紧紧的抱着,生怕金光瑶下一瞬间又不见了。



      可金光瑶没有醒来的迹象。



    

      蓝曦臣慌忙的去查看。




    可惜没用了。



     他拥紧了金光瑶。



     “阿瑶,醒醒好吗?是我的错,要不是我没能察觉到那群神的想法,要不是我没能信你到底,你也不会变成这样的。”颤巍巍的语气到后来越来越轻,渐渐的变成了呢喃。











emmmmm,废话太多了我一两章写不完,明天还有一更吧。(看我能不能及时写完作业)  


记几个脑梗

想先看哪个留个数字。


以后我就先填哪一个脑洞。






1.原著涣,和all瑶  普通修仙文


快穿系列


蓝曦臣在金光瑶死后遇到一个高级的系统,能穿越到各个平衡世界。系统给了他机会,只要他能够在平行世界里改变金光瑶的结局,他就能和金光瑶在一起。


然后他穿越到


聂瑶


薛瑶


澄瑶


桑瑶


凌瑶


温瑶


的世界里。


一开始他放手了。


后来,发现金光瑶一次又一次死再他面前,一次又一次的说“我从没有想要害过你”。他没有一次成功的改变金光瑶的结局。



蓝曦臣黑化了。


系统以往在他穿越的时候会提醒这是哪对cp


最后一次系统没有提醒,蓝曦臣黑化了,没感觉到什么不对。


在一次金光瑶来找他时,金光瑶和他聊天,他以为这还是平行空间,但不想在看着金光瑶和别人在一起了,就囚禁了阿瑶。


这时候聂明玦没死,蓝曦臣以为金光瑶是喜欢聂明玦。


后来反现江澄每天去金麟台找金光瑶,又以为金光瑶喜欢江澄。


反正就是蓝曦臣误会金光瑶喜欢的不是他。然后各种强占金光瑶。(就是开车)不许金光瑶出去,不许他接触任何人。


后来金光瑶害怕蓝曦臣,不敢靠近他,最后自杀(原因正文再补。)


同时系统告诉他这是原来的世界,金光瑶喜欢的是他。


蓝曦臣欣喜去找金光瑶却发现金光瑶又死了。


系统告诉他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没有下一次穿越了。


所以BE达成。





2.原著涣,现代澄,现代瑶  加未来生子技术


金家是丧尸年代的人。每个人脑子里都有一个芯片,由政府最高统治者的脑内芯片控制,也就是说一个人管全球的人。


为了寻找如何解决丧尸问题,部分以本体创越到魔道世界,(金凌,蓝思追,因为是小辈,希望能保护他们)部分以意识穿越(金家全部,包括薛洋孟诗和思思聂家两兄弟和江家全部除了羡羡。)


金光瑶是那边的最高统治者,从小被植入机器人的那种芯片,因为检测出他的精神力史上最高,最理智,没有感情。丧尸爆发在他15岁那年。


因为那边发来消息说孟诗,金子轩江厌离的本体撑不住了,意识要赶紧回来,所以在魔道世界里死了,然后是金光善,然后是金夫人,然后因为那边需要有人操控军队,所以聂明玦回去了。金光瑶本体在那边,意识在这边,两方同时管理。


最后因为丧尸的世界里人快要撑不住了,金光瑶必须回去了,就和聂怀桑联合一起演了一场戏,回去了。


最后只剩15天,金光瑶利用那边发达的科技和还在魔道世界的金凌江澄全息投影通话,

只是正好再开清谈会,所以所有人都知道了真相。


金光瑶列举了十几条最后的拯救方法,最快的是金凌江澄找到解决方法,最后的就是金光瑶锁定那些变成丧尸的人的身份芯片一起自爆。但因为这样就没人能承受这最高级的芯片,所以这个是最后一个选择,到最后一天才会使用。金凌不同意,江澄也不同意,因为金光瑶还是他的未婚夫。


蓝曦臣又是震惊又是悲伤,因为他好不容易重新认识了他对金光瑶的感情。


15天到了,金凌江澄找到了解决方法。回来的时候金光瑶还没自爆但精神力已经透支到负值。等丧尸结束后,就直接沉睡了。


等他醒来却看不见了。所以他不知道他在魔道世界里因为这里适合他恢复他的精神力。


也不知道蓝曦臣每天都会为他输送灵力。


蓝曦臣瞒着不告诉那些人金光瑶醒了。


直到薛洋来了,他发现金光瑶醒了,刚要带他走被晓星尘拦住了。


可是没用,薛洋直接用类似传送符的东西带着金光瑶走了。


蓝曦臣和晓星尘找到了办法,就去找金光瑶和薛洋了。


然后发生了一些事,蓝曦臣,江澄,金光瑶三个人在一起了。(嗯,对,没错,3p车)


所以HE达成。






3.皇帝涣,将军澄,丞相瑶。天乾涣,天乾澄×地坤瑶    修仙的


前面写曦瑶的甜的,后来蓝曦臣听信别人的话,以为金光瑶真的作恶多端,罚他在丞相府待5年。不许见任何人。


某次江澄被追杀,逃到丞相府,有点慌不择路,跳进了丞相府。


因为他以前也来过丞相府,记得路所以甩开了那些人。但那些人不认识,触动了机关,死了。


金光瑶出现。


江澄和他聊了一会就走了。


但每天他都会爬墙来找金光瑶。


三年后,江澄查到那些人诬陷金光瑶的证据。


金光瑶被放出来了。


蓝曦臣很愧疚,他说“阿瑶,是我不好,是我没能相信你,对不起。你能不能再叫我一次二哥?”


因为他之前说过“金丞相,这句二哥不必再叫,朕是君,你是臣。”


金光瑶拒绝了,然后请求辞官,蓝曦臣没同意


第二天江澄请旨和金光瑶成亲。金光瑶也一起。


蓝曦臣没同意,下朝,他把金光瑶叫了去,问他为什么。不是说好要和他在一起的吗?


金光瑶说江澄一直信他,还帮他脱去罪名。更何况,时间足以消磨一切。他已经不喜欢陛下了。他喜欢江澄了。



蓝曦臣喝了酒,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强占了金光瑶。(车)



蓝曦臣在早朝上宣布要封金光瑶为后。因为昨天他不小心标记了金光瑶。


谁都以为江澄会顺从,毕竟是一个已经被标记过得地坤。可江澄却拿出先皇的圣旨,是为他和金光瑶赐婚的,只是当时他看金光瑶和蓝曦臣关系正好,所以没拿出来。如今倒是合了江澄的意。


一时难分难解。


蓝曦臣退朝。


却发现金光瑶不见了。


江澄也找不到金光瑶。


为此,蓝曦臣不娶任何人,时不时的就微服私访。


江澄特意请调,到个处去清理闹事者,以便能找到金光瑶。亦是不娶。


最后,金光瑶被江澄找到。但他身边有一个小孩子,和蓝曦臣很像。


他不想放弃金光瑶。把金光瑶和那孩子一起带走了。



等到蓝曦臣发现时,金光瑶已经和江澄在一起了。(车)



最后的最后,蓝曦臣,江澄都和金光瑶在一起了。


所以HE达成。





这些只是脑洞,我不知道会不会写,什么时候写。


想用的说一声就好。



点梗曦瑶上

     ooc

     加粗为原文

     本文洗白金光瑶


    聂怀桑突然瞳孔收缩,惊恐万状地道:“曦臣哥小心背后!!!”

    蓝曦臣原本就对金光瑶没放下提防之心,一直绷着一根弦,见了聂怀桑的表情,加上他这声惊呼,心中一凉,不假思索地抽出佩剑,往身后刺去。

    金光瑶被他正正当胸一剑刺穿,满脸错愕。

    金光瑶低头看着贯穿自己胸口的一剑,嘴唇翕动,想说话,却因为已被下了禁言,欲辩无言。魏无羡觉得这情形有些不对劲,还没等他发问,金光瑶却咳出一大口血,哑声道:“蓝曦臣!”

    他竟然自己强行冲破了禁言术。

    金光瑶现在浑身上下都是伤,左手被毒烟灼伤,右手断腕,腹部缺了一块,周身血迹斑斑,刚才连坐着都勉强,此刻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竟然靠着自己就站了起来,又恨声喊了一次:“蓝曦臣!”

    蓝曦臣看起来失望至极,也难过至极,道:“金宗主,我说过的。你若再有动作,我便会不留情面。”

    金光瑶恶狠狠地呸了一声,道:“是!你是说过。可我有吗?!”

    之前他已经吃了金光瑶无数个亏、上过他无数次当,这一次也难免心怀警惕,怀疑他是因为被聂怀桑拆穿背后的动作,情急之下才故意反咬,只为再次使他分神。金光瑶轻而易举地读懂了他目光中的意思,怒极反笑,道:“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

    他吸进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怔然。

    金光瑶又喘了几口气,抓着他的剑,咬牙道:“……当初你云深不知处被烧毁逃窜在外,救你于水火之中的是谁?后来姑苏蓝氏重建云深不知处,鼎力相助的又是谁?这么多年来,我何曾打压过姑苏蓝氏,哪次不是百般支持!除了这次暂压了你的灵力,我何曾对不起过你和你家族?何时向你邀过恩!”

    听着这些质问,蓝曦臣竟无法说服自己再去对他使用禁言。金光瑶道:“苏悯善不过因为当年我记住了他的名字就能如此报我。而你,泽芜君,蓝宗主,照样和聂明玦一样容不下我,连一条生路都不肯给我!”

    这句说完,金光瑶突然急速向后退去,朔月从他胸口拔出。

    蓝曦臣两步上前,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他再次擒住。金光瑶现在这个样子,跑得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就算是金凌蒙上眼睛也能抓住他。何况他多处受伤,又中了致命一剑,早已无需防备了。可魏无羡却突然反应过来,喝道:“他不是要逃!!!泽芜君快离开他!”

    已经迟了,金光瑶断肢上的血淌到了那口棺材之上,淅淅沥沥的鲜血爬过魏无羡原先画过的地方,破坏了符文,又顺着缝隙流进了棺材。

    已经被封住的聂明玦,猛地破棺而出!

    棺盖四分五裂,一只苍白的大手扼住了金光瑶的脖子,另一只,则探向了蓝曦臣的喉间。

    可是,就在那只手还差毫厘便可扼住蓝曦臣脖子时,金光瑶用残存的左手在他胸口猛地击了一掌,把蓝曦臣推了出去。


       就在聂明玦即将扭断金光瑶的脖子时,一个半人高的黑洞突然在他身后出现,一股强劲推开了聂明玦,一条泛着黑雾的绳子从洞中飞出,缠住了聂明玦,竟能让他动弹不得。


        随后,一双手从洞中伸出,接住了金光瑶,寒气从洞中冒出,黑洞下的一方土地已结成一层厚厚的冰,瞬间观音庙内充满了寒气,竟让众人都打了个寒颤。

        

       众人惊诧于这一惊变,无人擅动。唯有蓝曦臣刚从愣怔从醒来,眼中闪过一抹不自知的庆幸。


黑洞中的人没有出来,只一只手扶着金光瑶,一手吸走了地上金光瑶的断臂,运起灵力给金光瑶接上。随后,黑洞扩大,金光瑶被抱进了黑洞。


蓝曦臣瞳孔一缩,竟想上前拉住金光瑶,却在一瞬间顿住了。


“蓝宗主既已杀了金光瑶,为何还要拉住他,难不成还想把他带到众人面前,让天下人知道他已经死了才行吗?”

       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带着无尽的寒意。止住了蓝曦臣的动作。也成功让魏无羡和江澄顿住。


随后,黑洞消失,连带着金光瑶也一起消失了。


这时,仙子引来的众人也赶到了。


蓝启仁看到这一景象不由皱眉,向蓝曦臣问道:“曦臣,这是怎么回事?赤峰尊怎会在此?”


       蓝曦臣此时心中一片酸涩,满口苦涩,迷茫萦绕在他身周。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哪能回答他的问题,

       他压着额角,眉间堆满难以言说的郁色,疲倦地道:“……叔父,算我求您了。别问了。真的。我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想说。”  


        蓝启仁就没见过自己一手带大的蓝曦臣这种烦躁难安、失仪失态的模样。看看他,再看看那边和魏无羡一起被包围的蓝忘机,越看越窝火,只觉得这两个原本完美无瑕的得意门生哪个都不服他管了,哪个都让人不省心了。


         姚宗主却不合时宜的问道:“蓝宗主,金光瑶那恶人呢?”


        魏无羡听到了,遥遥的开口:“姚宗主,蓝大哥也不知道,你也别缠着他了,不过金光瑶定是死了的。”


         江澄看了魏无羡一眼,也说道:“没错,蓝宗主亲手所杀。”


        蓝曦臣听到,脸上一片惨白,隐隐有了绝望之色。


        所以,他没看到魏无羡和江澄对视一眼后,眼中的疑惑。


        众人听到这一消息,心中感想最深的却是这金光瑶生前和他这二哥关系最好,到头来竟是被他的好二哥所杀,真是天命弄人。


        蓝忘机微微皱眉,不知道是去安慰蓝曦臣还是仍魏无羡这么说下去。


        他还未想好时,聂怀桑突然喊了一声,“大哥!”


        众人回头一看,竟是聂明玦醒了过来,脸上的尸斑退去,眼中的神色愈发清明。


         那道黑绳也随之脱落。


        趁众人沉浸在聂明玦醒来的震惊中以及随后的恭喜声中,江澄收走了那道黑绳。


        最后,众人认为金光瑶是被泽芜君所杀,定无再活的可能,就都离开了。


        ————————————————————————————————————————————————————————————————————————————————————————————————————————————————————————





                    黑洞后

      四周一片漆黑,看起来好似是水,却又不在流动,在这一片死寂中,唯有一抹亮光,是从一棵巨大的古树上发出的。

      

 那棵古树泛着一片荧光,微弱的光照亮了这周围的一片小天地。树后却时不时冒出一丝黑气。

那双手抱着金光瑶来到这里,却见那人穿着一身金星雪浪袍,眉间点着一点朱砂。

那人显然就是金子轩!

“阿瑶,怎么这么傻啊!唉,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甘愿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留在地面的机会。他就这般好吗?”

金子轩如一个为弟弟感到痛心的哥哥,亲昵的就好像他们一直都有联系, 不像是一个去世十几年的人。

金光瑶在他怀中一动不动,明明有呼吸,却没有任何反应,陷入了无尽的沉睡。

那黑气在金光瑶一回来就围绕着他,将他包在里面,再散开时,金光瑶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件,一身黑袍,红色彼岸不像绣在上面的,倒像是活的。眉间朱砂变成了一个奇怪的红色印迹。
一头青丝散在空中和金子轩的臂弯里。

“子轩,阿瑶这是怎么了?”

树后传来一个温柔却又带着焦急的声音。

“阿离,阿瑶他……他放弃了……”

“阿瑶…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怎么这么傻,就不能再想想别的办法吗?”

一声叹息,一阵抽泣。









回忆

绽园

一个带着恭敬而又有些急切的男声在金光瑶的房间里响起。

“大人啊,你只有这两个选择,要么他们死,要么您回去,这可是您这次来上面的任务,完成了,您就可以随时待着这里,不受那条约限制了。

况且,那些人死了,还有转世,您要是错过了,可就要再等几十万年的时间才再有一次机会,也可能会一直留在那地方了,您要好好考虑,不要这般的仁义。

那些人本来就是前世作恶多端的,今生,命簿判他们为那些人,是想让他们弥补一点上一世的罪孽,或者有些是渡劫的,等的就是您这一劫。

所以,您不杀,那些人也会在那时死的,倒不如给您做一次逃脱的机会,不是吗?  这样那些老东西就不会一天到晚的算计您,想您死了,”说完,一个男子便恭敬地一拜,随后划开一道空隙,离开了房间。期间,男子特意提高了一些声音,仿佛是想让什么人听见一样。

金光瑶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往常的那抹微笑也不见了。痛苦的神色在脸上时隐时现。


因为那些人中,有聂明玦,金子轩,江厌离,魏无羡,薛洋,聂怀桑,一些名声极佳之人.................还有蓝曦臣。


若是最初,金光瑶不会这般纠结,可金子轩江厌离待他的好、薛洋与他的恶友情谊、聂明玦在他还是孟瑶时的维护,聂怀桑的依赖,蓝曦臣在众人嫌弃他时的仍微笑着接过他递的茶....................以及他对蓝曦臣的那一抹不敢启口的情愫,这些都让他不想杀。


即使他杀了这些人,最后留了下来,那他又该怎么面对天下那些认为他是恶人的人,该怎么面对那些为了他一己私欲而被他杀死的人...........................还有,他该怎么面对蓝曦臣,他那二哥是那般君子,怎可容忍这种害人利己的事。

金光瑶无法放下对蓝曦臣的感情。


金子轩突然推开门,后面跟着江厌离,“阿瑶,刚刚那人是怎么回事?什么条约?什么逃脱的机会?什么人敢威胁你让你去杀人?”


金光瑶震惊的看着他们,“怎么,怎么兄长会在此?”


“若我没来,我怎么听到这些东西。你会告诉我吗?”


  金光瑶如今是凡胎,灵力不足,再加上他被刚刚那鬼差说的话扰动了心境,自是无法听到屋外的动静。也更加没注意到鬼差特意提高的声音。

“兄长,我.............”金光瑶抿着唇,不知该说什么。


“阿瑶,有什么事,你可以和我还有子轩说啊,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若是棘手的事,集思广益不是更好吗?”江厌离也帮着金子轩劝金光瑶。


“..........”


“...............”


“.....................”


极长的时间静默无声。


久到金子轩都在怀疑金光瑶是不是哑巴了。


金光瑶开口了。


“即使你们知道了,会死,也要知道吗?”


“...........”“...........”


冲击太大,一时让金子轩和江厌离反应不过来。


不过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阿瑶,我们一定会帮你的,不要担心,我们一起想办法,总会有好的解决办法的。”


金光瑶明显没有意识到他们会这么说,愣了好久,他轻笑一声,眼眶红了又一圈,“多谢兄长,大嫂。”


随后,他便告诉了他们他的所有事情。




黄泉下,一片漆黑,一棵古树,一道封印,一个人,一袭黑衣,一抹红印。

终年无光照,无喧闹,偶有几声咆哮从封印中传来。


那人习惯了这样子的生活,只因他是黄泉水合着这课古木第一次结的果子所化,那时地府没有那些十殿阎王,没有那个判官,没有那些鬼差,只有一道道游荡的孤魂,和他出生地处的一道封印,直到神来到。


“既然是天生的,那就作为这里的“监管者”可好?这些鬼魂都由你掌管,你想如何都可,只是你要守好这道封印。这是唯一的条件。”


初生的他怎知如何管理,如何守护,神唯有亲自教导他一次,幸而他天资聪颖,一学既会。


自此,神不再出现。


他也不在意,每天管着一点点的魂魄,然后睡觉。日复一日。


当十殿阎王、判官、鬼差出现时,他也不在意那些人瞎折腾,他只当他们帮他分担他的事,这样他就可以多睡一会了。


人性本恶。


人死后化为魂魄,自是继承了人的秉性。时间久了,他们忘记了神派他们来时对他们说,他们只是为了辅佐那人。他们开始以为那人只不过是个管事的,哪有什么真实的本领,便自发的“取而代之”。


所以。当他再次醒来,想向那些阎王询问情况时,那些阎王竟是一个个稳坐在宝座上,,他们自己做的宝座,以前都是席地而坐。如今,他们坐着,他站着。他皱皱眉,没说什么。


直到一次万鬼闹事,不服那些阎王的统治。


他出现了,祭出一把软剑。袖袍翻飞间,万鬼消失。


此时那些阎王才知道自己的愚蠢,正想讨好时,就被他一剑全部杀死。


“你怎么可以如此草率的全部杀掉这些阎王!这会引起鬼界的混乱的。这可是神派来的,你怎么敢!”剩下的那些除了一个判官,就是十一个鬼差,和一些没有闹事得鬼。


“神在你们来之前赋予我管理你们的能力,你们是不知道还是忘了。”他极淡漠得看了那鬼差一眼,随后,那鬼差便死了。


他走前只留下一句“据我观察,剩下的十个鬼差便补上那十殿阎王的职责吧。判官不用改变。”


众鬼此时才知道原来这位不是不管事,而是在等一个教训,一个能让所以鬼重新了解他的机会。 此后,他仍同过往一般,只是沉睡,偶尔醒来询问一下情况便离开。


但时间会冲淡恐惧。


上面的事情总会重复。


他索性不再出来,整日睡在黄泉下。







直到————


“你这是不想再管了吗?!”神的声音带着无边的怒气。


他突然很想笑。


这里是他的出生地,可以算作他的地盘,神不管不顾的就说什么让他管,这不是他的地方吗?为什么是神说了算。


那时初生的他不知道,所以遵从了。


后来,神又一次无理由的往他的地方放了阎王、判官、鬼差,放了他不想要的。

他还是不懂,又遵从了。


然后,阎王们不停地重蹈覆辙。神在他的地盘对着他怒吼。


他知道了,神以为自己永远是对的,无论是不是在他的地盘上,又或者他以为这世间没有不是他的地盘。


他不想遵从了,他反抗了。


他杀了那个神,从身体到魂魄。


神界震惊。


派人围剿他。


却全军覆没,而他们的对面只有他一人。


他们全然忘了他守护的还有一道封印,里面的东西一旦他死,就会被放出。


他们只记得他的恶,不记得他的守护,不管他为什么变成这样。


他突然想放出里面的东西了。


里面的是“恶”,一旦放出,无论是谁,无论多高洁,都会变得恶极。


他想看那些自诩高洁的神变成极恶的样子;想看他们惊恐的表情。


想来这真是一件极乐之事................吧?


他没有感情,只凭理智做事。


他觉得反抗对,他就反抗;

他觉得一直睡好,他就一直睡;

他觉得这是一件极乐之事,可他感觉不到快乐,他也不知道快乐是什么。


神界有神清醒了。


他们停止了围剿。


提出了谈判。


他同意了。


神界答应满足他一切条件。


他提出他想要有感情。


神界无人能满足。


最后,神提议他去人间一趟,经历十遍轮回,这样就能有感情了。


他们说要每一世给他一个任务,美名其曰检测他有没有感情了。


还有一道条约,若是无法完成任务,他就得一直看守封印,等待百万年后的下一次轮回。但完成后,他们就不会再管他,仍由他做什么。


他没有抗议。他不懂情感,所以不知那些神可以放的陷阱很多。


很快,他就开始他的转世之旅了。


而这一世,已经是第十世了。






上星期的点梗,因为·在学校写的大纲在家我又换了一个思路,所以到现在才码完一半。